淮南

一只虾:

OOC小提示,我也想沉迷撩蝙。。。。。。。再次感谢大家的支持喜爱提前祝节日快乐 

获得LOF专属成就:氪(chi)金(tu)大佬

End titles 3


今井慢悠悠喝口红茶,对面桌子点的咖啡早已经凉掉了,他拿着设计稿纸不紧不慢的修改着。

“抱歉!抱歉!翼,我来晚。”泷泽风尘仆仆推开咖啡店的门。

“不碍事,我才到一会儿。”今井温和道。

“你最近特殊时期,怎么出来乱跑。”泷泽的语气半抱怨半关心。

“这不是你在嘛!”

泷泽心漏一拍,语气带着些害羞:“我总不可能一直在吧,总有不在的时候吧!”

“唉!”今井做投降状:“今天天气好的实在让我心动,我已经摆脱了老管家的念叨泷泽先生能不能让我耳根子清静清静,对了你要不要来点这里的芝士蛋糕?超赞的哦!”

泷泽看他吃的嘴角上沾染的一点白色奶油,他温柔的帮今井的擦擦嘴,“我不是特别的喜欢的甜食。”

“好可惜啊。”今井努努嘴,撒娇道“我也不是很喜欢,但是这个真的好吃的能让人放弃原则。”

自从在那天不清不楚的确定了“所谓”的关系之后,今井翼仿佛一夜间从一个谦逊的富家小少爷变成了一个温柔又有些爱撒娇的伴侣。

泷泽看他撒娇的样子,稍作思考,俯身上前,将今井欲把一块叉起送进口中的蛋糕含入嘴里。

香浓的奶油以及绵软的蛋糕在泷泽的舌尖绽放,他坐下咂咂嘴,满意的看着今井有些错愕的表情,“小翼说的没错哦,这个蛋糕真的是很棒的欸。”

今井微一愣神,柔柔的笑道:“你能喜欢真好, 这午后的太阳啊,都让人变得更舒服了。”

不远处,躲在对面花店里的JIN一边狂按相机一边啧啧称赞:啧啧,翼哥哥这个撩汉的本事真是出神入化,金毛大尾巴狼都被迷的七荤八素的,啊,翼哥哥这个角度好帅。说完,又接着狂按照相机。

泷泽作为一名绝对绅士的Alpha,在将翼送回住宅后才回家。

“翼哥哥,你看我今天抓拍的。”jin翘着脚,吃着今井打包带回的芝士蛋糕,“我感觉有几张我拍出时尚杂志的感觉。不过翼哥哥怎么拍都是那么好看”

今井拿着jin的数码相机,一张一张筛选着,“jin!可以啊,技术不赖啊。”

“那是!”jin洋洋得意,他正拿起第三块蛋糕准备吃,这家蛋糕真不错,他勾着头张望今井翻到哪一张,却被接下来的图片呛住。

“啊,这个。。。”他连忙把相机从一脸懵逼的今井的手中抢走,“这个不是的。”

今井翼优雅端起红茶,“jin那么长时间你还是有这毛病。”

“翼哥哥你听我解释,我拍你的时候这个美人从我身边走过,我的镜头就不自觉的。。。”

“好了好了。”今井宽容的一摆手,“从刚才那些照片里选几张,给我工会名下几家比较小的杂志社匿名寄过去,内容就随他们写好了。”

“为什么呀!翼哥哥,就是因为我在街上拍到这位陌生的美人,你就这样。。。”jin大惊失措。

“。。。。。。”

“额。。。翼哥哥您就不怕暴露自己啊,毕竟也是特殊时期。。。。。”

“jin你要知道,有饵才会有鱼的!”

“哥!你回来了!”

“嗯!小龟,你刚才出去了?”

泷泽围着围裙,看到桌子上的蛋糕盒。

“嗯,有一家的芝士蛋糕非常不错。”

“又是芝士!”

“嗯?哥你说什么?”

“没什么!”

第二天今井翼在书房里给了泷泽当天的杂志,上面是他们两个人坐在蛋糕店前吃蛋糕的情景,两人的颜值非常上相。

“非常的抱歉。”今井翼皱着眉头,语气中有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怒气,“我会让我的秘书联系这家公司让他们立刻删除这张照片,对不起泷泽君给你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让泷泽惊讶的并不是这张照片。

以今井翼的社会地位被杂志社拍到是迟早的事。让他惊讶的是今井翼的态度,他突然有些吃不准,今井翼对他的心思。前一天还是甜言蜜语相待,今天就变成了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正在他思量期间,今井翼已经拨通了电话吩咐人过来。

赤西仁一进办公室就看到面带怒气的今井翼以及面无表情的泷泽。

这是他第一次正面接触泷泽,不得不说这个大尾巴狼长得还是人模人样的。

“这是赤西仁。”今井翼做介绍:“我的生活秘书,泷泽君一定还没见过吧。负责打我的一些生活琐事。前一段时间他一直出差为我采购一些原石材料。jin过来认识一下,这是泷泽君,他是我的工作助理,是一个非常有才华的人。”

两个Alpha相互握握手,很快松开了。

今井翼见状说到:“赤西仁以后会有很多不懂的需要学,泷泽你可不要嫌他笨哦!”

说罢,对赤西仁说道:“杂志社联系了吗?”

赤西仁楞了一下,还未反应过来就顺着今井翼的话往下说:“哥,放心好了,已经联系了,他们那边会尽快回应我们的要求。”

今井翼看他虽是这样回答但也知道这家伙心里蒙着,所幸没有露出马脚也不再追究,毕竟他要做的只是让泷泽看到赤西仁的存在,而现在他已经达到了目的,杂志社那头不过是自己放出的一支饵罢了。

想到这里,今井翼摆摆手说:“你先下去,我和泷泽君还有话要谈。”

赤西仁点点头,转身离开,末了回头看了泷泽一眼。

泷泽被瞅的老大不舒服。

今井翼这才撤下一副公事公办的面孔,他温和地让泷泽坐下并给泷泽倒上一杯红茶说道:“泷泽君你也别怪他,他从小就跟了我,把我当成他的亲哥哥,他也知道咱俩的关系,对你有一点敌意也是正常,不过他真的是一个心思单纯的好孩子。”

泷泽也是心里纳了闷,这牛高马大的ALPHA怎么就能像个孩子了?后来一想,这可能就是OMEGA天生自带的母性吧,也就了然。他点点头表示没有关系。

今井翼看见泷泽释然的点头,松口气,刚才一番说辞让他口干舌燥,他喝了口红茶遂不再言语。

泷泽见他一直是有话想说的样子,觉得今天发生的很多事都已经超出了自己的预料,自己完全是处于下风,现在只有二人相对并无外人,应该是拿回主动权的时候,当即是拍了拍今井翼的肩膀说道:“小翼,你还有什么事情尽管说,只要我能帮的了你的。”

今井翼一咬牙:“泷泽,我希望在我下一次发情期的时候标记我!”
















其实泷泽报复的理由我也一直没想好。


所以拜托大家帮我想个理由,多无厘头的都行,类似于古美门谋害纱织的那种就算了,也不够费事的。


相信我,今井翼是最温柔的小可爱。




额。。。。。。


这。。。。。。


说点啥好呢。。。。。

【12】恋爱三十题之亲热

所以,赵云澜指着这团白乎乎的团子说,这是什么东西,你为什么要把带回来。

斩魂使万年不变的严肃脸上难得出现一丝窘迫,“云澜,他已失去心智,无处可去,我只有把他带回家。”

赵云澜指着那一米八的大个子缩成一团睡在沙发上的某人跳脚:“你可真是我的好媳妇儿,知道我们缺儿子,你就给我整了个儿子回来。那他明天醒来叫我什么,妈?不对不对。。。”

赵云澜念叨着团团转:“我可是纯1,他应该叫我爸爸。”

“云澜。”沈巍略有些无奈的揽过他的昆仑君,吻着他的额头“对于他而言,这个世界上就只有我这么一个亲人了。”

“不。”赵云澜摇摇头,他打从心里爱惨了沈巍,所以他相信沈巍做的决定:“现在是两个。”

“云澜。”沈巍感动的握住赵云澜的手。

四目相对,两人距离越离越近。


============


沈巍OS:我的昆仑真是举世无双的贤惠。

赵云澜OS:嘻嘻,沈巍肯定感动的不要不要的。对!小巍就这样看着我的眼睛,有没有被我的深情感动,要不要今晚就从了我吧!


然后,面面就从梦中惊醒了。

然后,沈巍就被赵云澜打发去买奶嘴。

然后毫无育儿经验的哥哥嫂子费劲九牛二虎之力再次把小叔子哄睡着了。

然后,嫂子的腰就不好了。

我就想知道那个叫苏难的演员到底花了多少钱买水军。

整个弹幕都是吹她的,有她的时候在吹她,没她的时候也他妈的在吹她。

真是把人烦死个死了。

我还没发弹幕骂她,因为劳资是有素质的人。

真的看了8集实在忍不住了,开VIP会员也有一堆人在吹她。

屏蔽弹幕,又没几个人在讨论剧情。。。。。

靠!!!

真想路人转黑!

今晚想开车的,看了zh结局片段,哭成狗,😭😭开NM车啊😭😭都给我哭。。😭😭小说结局都能好好的你个电视剧有什么权利乱改😭😭😭。。。。

最近流行受嘴角长颗痣吗??

【7+8+9+10】恋爱三十题之cosplay+逛街+和朋友(小叔子)消磨时间+戴兽耳

一点都不恋爱的恋爱段子。


赵云澜趁着沈教授去地星的功夫私自动用了圣器,被黑能量反噬的他坐在地上晕晕乎乎。

从禁锢中偷跑出来的夜尊刚赶到特调处就看到赵云澜迷迷瞪瞪地坐在地方,心里起了戏弄之意。

云澜!

沈教授!赵云澜看见沈巍,心里一阵心虚,他甩了甩头,让自己清醒一点:“你怎么回来了?”

赵云澜那带着心虚讨好的笑容落在自己心里痒痒的,两人真不愧为双生鬼王,他哥对赵云澜的那点心思自己感受到的没有九也有七八。

办完事,想你了就回来了。夜尊说着,想凑近瞧瞧自己这嫂子,还没近身,就被一个金属物品抵住了腰。

赵云澜的表情很冷:你是谁?沈巍不会像你这样说话。

夜尊翘起嘴角:你说我是谁,嗯?嫂子?


赵云澜早就听说沈巍有一个双胞胎弟弟,之前的那些事他就是幕后主使,握在手中的枪丝毫不敢松懈。

“嫂子。”夜尊撤去沈巍的伪装,露出原本的样子,他呼唤赵云澜的声音百转千回,他毫不担心赵云澜手中的枪,更进一步:“如果我说,我的那位亲爱的哥哥被我用魔咒铁链捆在了天柱上,就像是你们晒的肉干一样。嗯?”

果不其然,他看到赵云澜握枪的手一颤。

“我这次呢就是来上面看看,这上面的空气就是和下边不一样。”夜尊张开双手,深深呼吸一口空气。

赵云澜看他那副德行心想多套出点关于沈巍的情报,他收起枪,在口袋里摸索着手机想给手下发信息,不料被夜尊先一步掐住腰身禁锢住。

“不行哦!嫂子,你这样子会让我很为难的。”夜尊定住赵云澜使他动弹不得,转瞬,手机落入夜尊手中被废掉:“我难得见你一次就不能不让别人来打扰我们吗?”

威胁的意味浓厚,语气却带着一丝撒娇。

“嫂子,你可要乖乖听我的话!”

夜尊抚摸着赵云澜的面颊,从脖颈到锁骨,甚至想顺着衬衫领口向里向下,越摸越上瘾:“不然我可不保证我的那位哥哥变成什么样子。”

赵云澜终于忍不住,他猛地推开夜尊破口大骂:“你有病啊你,一口一个嫂子,看不见劳资是男的吗?劳资跟你哥可是纯洁的兄弟关系。你们地星人是不是没受过九年义务教育。”

我哥是怎么调教你的,嫁入我们沈家的怎么还能这么不听话。。。(这句划掉)

哦。是这样啊。夜尊一挥手,空中浮现出沈巍被禁锢于天柱浑身是血惨不忍睹的景象:“我被关了一万年,他被我打的就剩一口气,我也可以这样锁他一万年,锁的他什么都忘了,念在他是我哥哥的份上,等我统治了地星,给他找个凑合人家嫁了。”

天呐!赵云澜在心中默念:怪不得没听沈巍提过他,有这样的弟弟我也恨不得把他埋到地底下去。 沈教授,你可千万要撑住了,等老子对付完这小子就去救你。

“我说夜尊先生。”赵云澜满脸堆笑:“这上面呢最近热得很,比不上你们地下清凉,你看看你在天柱里风不打头雨不打脸的,若要是在这地上晒黑了, 白瞎了这幅好皮相,我作为你哥的兄弟多过意不去是不。所以,你要不要回去凉快凉快。”

夜尊听到这话,开心地搂着赵云澜的腰身蹭蹭:“怪不得我哥念了你一万年,到底是有趣。不如我索性杀了我那哥哥,你就从了我算了。”


嗯?(这里的表情请想象小云澜抬头瞪眼露出三条抬头纹的样子。)

“不了吧夜尊,我和沈巍只是普通朋友关系,你没有必要用我来牵制他,或者用他来威胁我。”

“那正好啊!小云澜。”夜尊连嫂子都不叫了:“你多讨好我一下子,我就让你沈教授少受点苦。”

赵云澜头疼啊,他家沈教授风度翩翩,谦谦君子,怎么又这么个熊弟弟,可是刚才夜尊传来的景象中,沈巍被打的浑身是血着实让他心疼的一颤一颤的,又不知道他这个阴阳怪气的弟弟到底有什么目的。

“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们去约会吧小云澜,想象一下我就是你的沈教授。”

谁跟你约会去,叫谁小云澜。我滚你大爷的。

赵云澜翻身挣脱了夜尊的禁锢,飞速掏枪开枪,直直朝夜尊面门而去。

到底还是夜尊魔高一丈,那子弹不能伤夜尊分毫,几个闪现赵云澜就被夜尊操控的黑能量捆的结结实实的。

“住手,不许你碰他!”夜尊刚要触摸赵云澜的面颊,就听到一声呵斥,从天柱逃脱的沈巍匆匆赶到,一声怒吼制止住了刚想肆意妄为的夜尊。

“小云澜,今天我就不跟你计较了。我们,以后再会,希望你会喜欢我送给你的礼物。”

随着共工长刀的刀光一闪,夜尊一阵黑烟消失无影无踪。

沈巍一身伤疤,满脸焦急,他给赵云澜解开束缚,“赵云澜,你没事吧。”

被放下的赵云澜呜咽一声:小巍,我感觉我的头不太对劲。

说着,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就摸到一堆毛绒绒尖尖的耳朵。








后面就不想写了。

瞎jb乱写之后发现根本就和题目对不上了。。。。。算啦,,随便啦。。。

【4+5+6】恋爱三十题之约会+接吻+换穿对方的衣服

什么?

约会?扮演恋人关系?

今井翼的声音提高不止八度高,“局子里那么多女警员,凭什么偏偏让我跟他扮演情侣。拜托你说你让我们扮演情侣是为了不被发现的理由,可是同性情侣更显眼好吧。”

“安啦,安啦。你们只负责把这个U盘和目标包里的U盘调包就行,谁让目标是在gay吧,放心泷泽不会对你怎么样的,你会守住你的处男之身的。”

“我呸!什么叫处男之身?老子才不是处男之身呐。送u盘那就送啊为什么还要扮情侣?”今井翼把一沓子文件拍的啪啪响,指着资料说,“这上面写的都是什么?1和0是什么意思?这都是什么鬼?”

“1是情侣里上面那个,0是。。。。”坐在一旁一直默不作声的的泷泽突然木讷开口解释,不过在今井翼的瞪视下逐渐噤了声。

“你不是自称自己是钢铁直男吗?那你怕这个干什么?就当是执行任务呗”同事凉凉说道。




我先跟你说明进去了之后,你不能。。。不能碰我知道吗?别以为我不知道那些家伙教唆你做什么。今井翼拍了拍夹克。

小翼。泷泽无奈道:科长说了不要将个人情绪带入工作之中。

科长说,科长说,一天天科长说,你干脆跟你的科长过一辈子算了。

今井翼虽然嘴巴上这么抱怨,但是对待工作的态度却是一顶一的认真,下了轿车,他知两人关系便是完全不同,他率先握住泷泽的手走进去,他知道依泷泽那腼腆的性子是永远不敢做出这一步的。

这就是为什么他俩一直搭档的原因。



酒吧里鱼龙混杂,昏暗的灯光,淫靡的音乐。

今井翼用微不可闻的声音说道:牵好我的手别走丢了,目标十二点方向,一会儿,你去放U盘我来分散他的注意力。

他感觉到泷泽一震便知他在想什么,歪过头做咬耳朵状:我资料也看了,那目标喜欢我这类型的,没事,我有底。



不好意思啊,这位先生。路过的青年不住道歉。

“没长眼啊。”被撞歪了酒杯额的炮灰A(实在不想想名字了,反正也不重要,随便叫一个阿猫阿狗)正要发怒,一看到那青年的相貌生生的压下满腔怒火“呦,一人?和我一起喝一杯呗。”

今井翼勾起唇笑笑,在炮灰A身边坐下。

泷泽在离他们不远处的座位,他一直在等今井翼给他信号,果然,三杯酒下肚,今井翼对炮灰A表示有些晕头想去洗手间洗洗脸,并暗暗给泷泽一个手势。

炮灰A指了指今井翼的嘴角:你嘴角是什么?还没等今井翼反应过来就凑了上来。

今井翼一方面被吃着豆腐,另一方面小心翼翼地摸着炮灰身上的U盘。

再忍你一秒。今井翼恶狠狠咬牙,摸到U盘后给泷泽个手势:上天保佑希望他别在发呆,劳资豆腐快被吃完了。

经过自己身边的泷泽成功的掉换了u盘,今井翼知道自己该退场了。他不动声色地推开环住她的男人说到:对不起啊先生我真的特别难受。

也许是他的脸色难看的可怕,炮灰A才放过他。


等泷泽去洗手间找今井翼的时候,发现他正在拿纸巾擦拭着脖子上的痕迹,他呆愣愣地盯着今井翼骂骂咧咧地用沾水的纸巾在细长的颈子上擦来擦去。

操!要不是不能打草惊蛇,我现在就出去踢爆那个人的狗头。

他看见泷泽呆愣愣地看着他,气更是不打一处来:你看我做什么。

你嘴巴。泷泽指指今井翼的嘴角。眼睛里阴晴不定。

靠,还被咬破了。今井翼炸毛,他气的脱下外套:全身都是那家伙的味,他最好祈祷别落单我手里。

拖了外套的今井翼露出黑色背心的内里,勾勒出精瘦的腰身,他脱下自己的外套递过去:你把这个穿上,我们走吧。

今井翼轻啐一口,他与泷泽边交换外套边说道:从后勤那里领的东西不还给他们,下半年他们的嘴得长我身上。

接过外套穿上时,泷泽瞧得分明,抻长的背心露出一小截细腰,便知自己终是忍不住了。

今井翼正在穿外套,突然被一个人摁在墙上胡乱吻了一通,在被熟悉的气息包裹后也没怎么挣扎,任由他亲着。






困死了,实在不想写了!

十点一边看电视剧一边码字,写完直接发,错的地方不想改了。

乱想

想一想,如果变态面面把他哥用冰锥钉在地上,然后残忍地



































说嫂子,你的玫瑰花的刺有点扎手,我帮你。

剃了云澜的胡子!

想想比太阳他还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