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南

心沉的故事快进入尾声了,我他妈的现在完全记不住自己到底埋过多少伏笔了😂😂😂😂

点梗文【胡杨+陈骁捉妖系au】

 @與子同袍  @與子同袍  @與子同袍 

@舆子同袍,妹子点的。


不过这里跟捉妖没啥关系,但是我坚持认为是捉妖系列的。


以后我这里胡杨就跟陈骁锁了。


字不太多,妹子别嫌弃,昨晚一个小时写出来的。也没怎么再改。




以下正文


这里是AO3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7415104




这里是石墨

https://shimo.im/docs/T7UNNi3hCZ43hzRm/ 《点梗1胡杨+陈骁》,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这里是有道云笔记

http://note.youdao.com/noteshare?id=0c971aa8d0a54c41f1e8dd00b104e030&sub=69ff08e7f0378b21b339aa92144eb467





为何胡杨要终止合约;

为何陈骁要与胡杨签订合约;

为何陈骁又决定要放过胡杨;

请大家继续关注BY48捉妖系



另外一说,写了之后才发觉,陈骁真的很好搞。


我都把以后作的大死设想好了。


我艾特舆子同袍妹子不知道她能不能看见。

@舆子同袍@舆子同袍@舆子同袍@舆子同袍@舆子同袍

药不然说这话的时候我小小的激动了一下。



他说他姓肖。。。。



懂得人自然懂!



不妥就删!

【BY48捉妖系】27、告白(下)

前文链接

http://shenlan-w.lofter.com/post/1cfcc06e_12d3ce334





元旦节说好的双更,第二更硬生生地拖到了今天


我有罪。dbq。


一如既往地不要脸求关注红心蓝手评论。


这回,三人火葬场。


下面该怎么走呢???












27、告白(下)

 

“阿沉。”

 

“。。。。。。”

 

“阿沉。。。”

 

“。。。。。。”

 

“沉沉。。。”

 

“滚!”

 

冰冷地逐客令从韩沉口中直接的蹦出。

 

“阿沉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哀求的开心同志就差在屁股上装条狗尾巴。

 

“开心我警告你,这是在大街上,我可以以袭警的方式逮捕你。”韩沉对在身边狂打转的开心怒视。

 

 

 

不,与其说是怒视倒不如说是恐吓。

 

 

 

“阿沉,你别不睬我。”开心整个人都不好了,委屈兮兮地样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丢了什么稀世珍宝:“若是你能消气,拿铐子铐我三天都可以。”

 

“三天?”韩沉露出一个阴沉沉的笑:“强迫猥亵、强奸警务人员,你应该把牢底坐穿。”

 

“你也有舒服到啊。”

 

开心小声地嘀咕:“这撑死算是合jian,再说了。。。。。”

 

开心的嘀咕在韩沉瞪眼渐渐消声。

 

“沉沉,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你别生我气了。”

 

开心不顾大庭广众围着韩沉蹭像只讨主人欢心的大金毛。

 

 



韩沉也不是生气,他是羞。

 

在F市出差的最后一日,当韩沉醒来时,自己被开心箍着腰,缠着腿,当推开他准备起床的时候后穴连着腰处传来撕裂的痛,后穴还含着某样东西,随着韩沉的动作而缓缓滑出穴口,从而带出一对不知名的液体,昨夜淫糜狂乱的场景如潮水般涌入韩沉的大脑。

 

而造成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把自己揽在怀里睡得那叫一个香甜

 

所以韩沉咬牙切齿充分利用他的长腿优势,长腿一蹬。

 

被踹下床的开心还处于懵懂状态,当他看到面若冰霜的韩沉时心里一咯噔。

 

“阿沉。”他甜腻地呼唤了一声,贱兮兮地又凑上去,“阿沉,别伤着腰。”

 

韩沉又气又羞看开心还有脸凑过来又是一脚踹过去。

 

但酸了腿软了腰的韩沉这一脚根本使不上劲,被开心接过踹来的脚压在床上又好好欺负一番。

 

直到开心意识到自己不能这样白日宣淫,直到他意识到自己再这么做下去恢复身体的韩沉真的会把他大卸八块的。

 

于是他亲亲脸庞,在韩沉的瞪视中说:“阿沉,你等等我去打盆水给你擦擦。”

 

 

 

 

 

韩沉不能想,一想他就气得肝疼,一气到肝疼他的高冷人设会崩。

 

 

 

韩沉,不能气,气低了头王冠会掉,气坏了身体开心那个贱人会笑。

 

脏话极度匮乏的韩沉在接下来的包括回来的日子里只用一个字来招待开心。

 

 

 

 

“滚!”

 

韩沉不厌其烦地又说一遍,想了想他又跟开心说“你过来。”

 

得到圣旨的开心立刻屁颠屁颠的跑过来,但是韩沉看到他那张贱兮兮的脸又是一肚子气:“你。。。滚远点。”

 

“好嘞。”开心又屁颠颠地离韩沉两米远,亦步亦趋地跟着,

 

“阿沉你吃点什么啊。。”开心在身后喊:“你早上到现在什么都没吃。”

 

“你不管。”

 

韩沉头也不回的往前走,他只是午饭时间出来转悠转悠,就甩不掉这个狗皮膏药。

 

“阿沉你不吃东西不行啊,你的身子得补的。”

 

韩沉听出开心话里有话,于是又想起那天早晨的情景,他恶狠狠地回头说:“开心,你是不是欠揍。”

 

开心被吓得头一缩。

 

韩沉看到恐吓起到了作用心情大好地往前走。

 

开心用极细的声音咕哝,“还是那天对着我撒娇可爱一点。”

 

 

还头咕哝着一抬头就看见韩沉呆愣愣站在一家店门口。

 

“阿沉?”

 

韩沉默不作声地凝视。

 

开心黏上去,“宠物店?”

 

“嗯?”

 

韩沉微不可闻地应一声,他站在一家宠物店的门口,透过宠物店的透明橱窗可以看见几只狗子待在温房里,在午后阳光的照耀下睡得香甜。

 

韩沉蹲下身修长的指尖点在橱窗,仿佛在轻轻抚摸那只小狗。

 

“阿沉喜欢。”

 

韩沉没有回答,他的眼中满是温柔,像是陷入了回忆。

 

良久,韩沉起身。

 

“只是想起了以前一些事情,走吧,开心!”

 

看信有屁颠屁颠地跟上去,刚才那样的韩沉让自己很难以形容,他想安慰他又不知道怎么安慰,当他想偷偷牵上韩沉手时,却被韩沉狠狠甩开,“走开,别碰我。”

 

得!又变成原样。

 

 

========================================================

 

 

“所以你打算今晚告白?”

 

刚拥有意识的何开心同志问,那“那你不介意我晚上看看吗?还能给你一点建议什么的?”

 

“嗯,你不介意。”

 

开心摆弄着带着水珠的玫瑰有些羞涩地反问,“毕竟这是你的。。。”

 

“说实话,刚开始确实会有些介意,但是这也是发展的必然性,而且我最近也在写类似的论文,你也知道的。”

 

“嗯,我看他在抽屉里就没动。”

 

“嗯!就没有什么建议?”何开心期待地摊手。

 

“我其实对这些了解并不多。”小副有些羞涩地抿唇。

 

“好吧,那你的那个她知道这事吗?”听到副人格这么说,何开心心理其实挺得意的,他不动声色地转移话题。

 

“他只知道一些。”

 

开心将目光落在不远处睡得呼呼的小心,“但这一切迟早要结束。”

 

“好吧,在你能把她约出来告白前,我要好好睡一觉,最近好容易感到累。”

 

何开心的躯体舒舒服服地在沙发上窝着,他的头发还压着小副要送人的玫瑰,不过也没关系,因为没有掌握身体主动权的他就是一个虚体。

 

“睡吧。”

 

开心接着理了理鲜红欲滴的玫瑰花瓣,在丝绸质感的花瓣上烙下一吻。

 

=============================================================

 

 

“你最好给我一个解释。”

 

韩沉双手环胸,下班的他被开心半拉半拽的带到了郊外,他环顾四周,这里有个巨大的湖,天气寒冷,湖边的野草却也杂乱生长,一轮明月高悬印在湖中有种孤寂之美。

 

“如果这里不是有沉尸案,那就是将要发生沉尸案。”韩沉冷静且不着边际的分析。

 

 

“阿沉,你就站在这里。”开心神神秘秘地,他推推搡搡地将韩沉带到湖边的一个地方。

 

 

开心拉着韩沉在河边站定,“你就站在这里。闭眼,对,一定要闭眼。”

 

韩沉不明所以,但还是很给开心面子的闭上眼。

 

“开心,你到底要干什么。”

 

无人回答。

 

韩沉又呼唤了几声,耳边只有风吹野草沙拉的声音

 

“开心我警告你这个玩笑一点都。。。。。”

 

当韩沉有些愠怒地睁开眼睛时,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了。

 

映入眼帘的是漫天遍地的细小萤虫,他们或是在水面上低低地飞着,或是停落在湖边的蕤草之上,虽是隆冬时节,却有种盛夏之末的朦胧感。

 

“阿沉。”开心站在韩沉的身后,刚才趁着韩沉闭眼的功夫他绕着湖跑了两圈,湖边的草枝甚至将他的裤脚勾出几个小口子(他为了引出藏匿于草丛中的萤虫,只有用围着湖奔跑的方式)

 

韩沉没理他,或者可以说是沉浸在这个场景中。

 

开心有些惋惜,他为表白而精心打扮的帅气外表因急匆匆地奔跑而凌乱从而显得有些狼狈。

 

“这是什么?开心!”韩沉看呆了眼,他喃喃地问。

 

“萤蕤。”

 

开心掸了掸大衣上的灰,他轻声地回道。

 

“没想到这个季节还会有萤蕤。”在那漫天萤蕤飞舞的夜空中,韩沉伸出了手,仿佛想将这星空窝入掌心,“我听说过这种虫子,但还是在古书中见过。”

 

 

“太美了。”韩沉赞叹道:“太美了。”

 

开心也陪着韩沉一起看去,听到韩沉感叹这句,他凝视着韩沉的侧脸,那漫天的星光好似映入韩沉那对如墨的眼帘。

 

“对啊!”

 

开心也喃喃,“好美!”

 

回眸的韩沉猝不及防地同开心的眼睛对视。

 

 

========================================================

 

 

何开心这一觉睡的够久的,等他醒来的时候天都黑了。

 

我回到自己身体了?

 

他一咕噜爬起,在手触碰不到任何物体之后,才意识到小副用自己的躯体去告白了。

 

这小兔崽子说好让自己帮忙参谋的,却跑得没影。

 

何开心歪头看了看狗笼子,果然是空的,这家伙不会真的去带着条狗告白吧?

 

不过直到现在都还不知道他喜欢的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女孩。

 

我要不要偷偷去看看。

 

何开心嘀咕。

 

等等这毕竟是人家的私事,偷偷看不好吧。

 

漂浮地灵魂在客厅里走来走去,嘴里嘟嘟囔囔,最后一合掌。

 

反正也是迟早要知道的。去吧!

 

他们在哪里呢?

 

还没想完就被猛地向前一拽,等反应过来就发现自己置身于郊外的湖边,自己的车就在不远处停着。

 

何开心挠挠头,原来还可以这样!

 

紧接着就让他看到全身血液为之一停的场景。

 

========================================================

 

 

韩沉歪头和开心对视许久,他问:“你看我干什么?”

 

开心连忙眨眨眼:“好看,就多看看。”

 

韩沉破天荒地没去责怪开心,他啧了一声,“没个正型。”

 

开心听出了其中娇嗔的意味,他心里乐开花:“阿沉,你看那边,。”说着打了个呼啸。

 

“这是什么?”韩沉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黑影扑倒在地。

 

“开心!”韩沉勉强道,“这是什么东西?”

 

“唔!它在舔我脸。”

 

“喜欢吧!阿沉!什么?”开心得意洋洋道,听韩沉的话脸色微变,伸手上去将那黑影一把薅起来,嘴里还念念有词:“我的大神只有我能亲,你给我过来。”

 

韩沉这才看清是个什么东西。

 

这是只半大的金毛狗崽子,约莫在4个月左右,那狗子精力旺盛,开心一只手拎不动架不住他扑腾只能两只手把它抱在怀里

 

“哇!金毛!”

 

一时间韩沉忘记管理表情,他兴奋的大喊,嘴巴张成O型,说着他激动地接过抱在怀里摸溜,“开心,你从哪里弄来的?”

 

开心笑而不语。

 

韩沉看开心一脸高深莫测装酷的样子嗤笑一声:“耍帅!”

 

“我本来就帅。“开心笑嘻嘻地也摸摸狗崽子的头:”大神赏脸给它起个名字呗。“

 

韩沉翘着嘴角不假思索地说:“就叫小心吧。“

 

“嗯嗯,小心,小心。等等,这个名字好耳熟啊。“

 

开心念叨了两句猛地反应过来,他刚要大声地抱怨却撞上开心盛满笑意的双眸,假模假样的抱怨就这样被顶回喉咙。

 

二人之间一时陷入的没有交谈的状态,开心咽了咽唾沫,白天他精心准备的话语在肚子里翻腾此时却一句都倒不出。

 

‘小心’也察觉了着粉红色的气息,通人性的他挣扎地从韩沉手中跳下来独自在一边追着自己尾巴玩。

 

“阿沉!”开心深吸一口气,憋半天实在是憋不出来什么,他唾弃地锤了锤自己的脑子,“你看我,本来准备了一堆话,但是现在一句都想不起来了。”

 

韩沉不言语,腾飞的万千萤虫印在他波澜不惊的眼眸中,世间的一切都远去了。

 

“我不知道我说这个合不合适。”男子深吸一口气,试图让自己有点底气,“那个,我可以追你吗?”

 

黑衣男子长身玉立,月光将他的身形勾勒出一圈银边,“为什么突然说这个。”他静静地问。

 

开心微笑,其中夹杂着一丝苦涩:“其实我对自己不是特别的自信。我总是害怕有些话一旦说出口就再也没办法挽救。”

 

“直到刚才。。”开心长舒一口气,他越过韩沉的肩膀看他静立在他俩身后的主人格,不知何时起他在那里一直听着,他脸上的震惊表情有些搞笑,极大程度地缓解了自己的紧张。

 

“刚才什么。。。”韩沉又恢复了平日里的高冷模样。

 

“我看到你笑了七次,你别噘嘴!”开心说道,他看到韩沉习惯性地做这个动作,这是韩沉对一个人熟了的时候才会放肆地做的动作。

 

“两次的开怀大笑,三次的抿唇偷袭,一次是给小心起名时的调笑,还有一次,就在刚刚是回应我告白的温柔的笑。”

 

“所以,我们为什么不跳过这个过程呢?”

 

韩沉耸耸肩。

 

“我知道我。。。。。你。。。。你说什么?”

 

开心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韩沉惊到了,他结结巴巴道:“你。。。。你答应了?”

 

韩沉看他那个怂样子无奈叹气:“你再这么二我就改变主意了。”

 

开心激动到语无伦次,他一把把韩沉揽入怀中久久不再言语,韩沉安抚地拍了拍他。

 



韩沉很喜欢看开心的笑,他的笑有种潜移默化的魔力,会让人变得快乐,最起码会让人感到很自在,他也不知道开心是怎么晓得自己喜欢看星星萤虫,喜欢宠物店的那只狗,这些都像是童年缺失的一角,有人心念着你,有人想逗你开心想给你带来快乐,于是他在未来中的某一天润物细无声地补上那一空缺。

 



 

“开心。”韩沉轻轻地说:“现在你可是我男朋友了。”

 

韩沉说这句话的时候红唇露出一条小缝,里面洁白的贝齿一闪而现,仿佛是在召唤。

 

他们接吻了,没有热情似火,只有温柔缱绻。

 

就像是一对真正的恋人

 

哦,他们已经是一对真正的恋人。

 

 

=======================================================



何开心站在第三者的角度冷眼看着这一切。

 

他看到的是韩沉从未在他人面前展现的一面。


曾经他一直以为韩沉一座冰山,但他从未想过这座冰山也会有融化成水的一天。


那样温柔的韩沉,何开心见过一次,昙花一现。

 

如今,他终于知道副人格心有所属的人到底是谁了。


同时,他知道为什么每次当自己恢复身体主权时第一眼看到总会是与韩沉相关的。

 

他也知道韩沉不经意间对他露出的稍纵即逝的温柔


为什么会是韩沉。

 

在那两人拥吻之时,何开心颤抖着想,大千世界,芸芸众生,为什么非要是韩沉。

 

他不清楚自己的心理是个什么状态。

 

如果要确切定义,那应该就是欺骗。


明明三个人的故事,但是我却不能拥有姓名。


(马的,都多惨了,脑子里还在回放歌词。)


像个傻子一样,什么都不知情。


被欺骗的愤怒铺天盖地的袭来,之后就是一股难以言喻的情绪在心头蔓延。


心脏剧烈收缩并且呈下落的加速度状态。在尘埃落定的那一刻,心脏狠狠地摔在地上,呈四分五裂状。

 

 

不可置信!

 

还是不可置信!

  

 

突然他的胃里无比难受,他又想起了那个梦。

 

突然他意识到那夜并不是个梦了。


他也突然意识到那一声一声呼唤的开心是谁了。

 

 

  

 

 =========================================================

 


开心回家的时候,见主人格坐在沙发上沉默不语。 


“咦!你也回来了?”


他脱下自己的外套顺手挂上衣钩,摸到空荡荡的脖子时想起围巾已经在一开始的时候顺手给韩沉围上了,一想到分别时韩沉的笑脸,他觉得活着真值。


 开心脸上的笑容一刻都没有褪去,他连回答主人格的话语都沾染上了喜悦。

“今天。。还不错。。。”

 


 开心在主人格旁边坐下来。


 

何开心艰难做了个吞咽,他的嗓子已经干到发不出声音了。

 

“恭喜你。表白成功了?”他干巴巴吐出这几个字——他想了好久实在想不出什么可以说的话,他也想不出现在内心是个怎样的活动。

 

一个简单的形容就是,感觉有一个人把他的肚子生生剖开,从里面取出血淋淋的胃,并且当着他的面微笑着往这个胃里狂塞醋、塞盐、塞火锅底料,最后还他妈的塞了个锅进去,将胃缝上塞回他的肚子里时候还欢快地说:亲,你不爱吃葱花我没给你放哦!

 


我去他妈的葱花,老子不爱吃的是香菜。


 

何开心咬牙切齿地想。 


 

“对啊!”对面的人笑的很开心,“我真的没有想到会成功,也许阿沉说的对,我应该对自己有一点的信心。”


 

what?这是不是偏题了。


 

 “我不知道你是跟韩警官。。。。”


 

何开心意有所指,但是副人格完全没有听进去,他微笑着看着手里的钻戒陷入沉思。 

 

 

 



由于今晚大哥分身多处,各路粉丝严阵以待。


所以双更剩下的一更就不更了。




留着明天更吧。



明天更:


小主看着小副对大神告白。


火葬场烧起。


小主的醋坛子打翻走起!

点梗截止昨天结束。




















中间发生点小小不算事故的事故。




















图一为活动,抽到9、19、29楼数可以点梗。















图二为抽到的楼数,由于第一次我不太会,在点赞数刚超过我预定的数字时我就兴冲冲地跑去问人家,但是直到今天截止时我发现中途可能有人取消点赞,这就意味着刚开始刚开始就预定脑洞的三位亲被活生生地往下降了一位。(图2中红勾为一开始的9.19.29楼的三位亲,黑勾是截止时间9.19.29的三位亲)所以,为了满足各位亲,同时我也想为镇魂镇魂衍生、巍澜、巍澜衍生、朱白、朱白衍生多多产量,接下来的六个点梗我都会写的。目前已经联络到五个,还有一位亲没有回我。我也会尽快联系他。















图三四五六七皆为亲们的点梗。




















放出来是请大家多多监督,以防止我下几把乱写或者偏题之类的(我感觉到了必然性)




















放文时间也会延长,点梗文×6会在未来的20天不定期放出。放出时会艾特点梗的小仙女儿。










































那个呐喊着要点生贤的姐妹。有人替你圆梦了。








最后我要呐喊一句:




















胡杨真受欢迎!















我一直以为他是zyl48里最没存在感的。。。。















对不起!
















平心而论,神明与怪物中的赫尔南虽然是佐德将军所生,但也是所有平行宇宙超人中三观最正,最成熟的超人。(主要是特会撩)


值得一提的是神怪中的老爷真的是超正的,细腰翘臀大长腿,而且还特别的人妻。就是喜欢吸血



总而言之,这一对是继菠萝午夜之后排名第二甜的cp。


蓝超黑老爷第三。


终夜第四(阿终有点二,夜枭太疯狂,拉分了)



白灰第五



不义联盟倒数第一。



白超也不是啥好东西,按理说他应该是和不义超并列倒数,稍微高一点的衣品拯救了他的排名。

【BY48捉妖系】26、告白(上)

26、告白(上)


前文链接



这里是AO3链接地址(AO3是不可能被河蟹的)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7239265


有道链接

http://note.youdao.com/noteshare?id=cd5e239e2f6e2ca45fa5fa552345d927


石墨链接

https://shimo.im/docs/G0WzEcyzILgQt2bO/ ,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可怜的娃。

小主做了啥,大神投怀送抱。

小副做了啥,啪一下还得苦苦哀求。

这都是些什么人呢都是,一个让叫哥一个让叫老公。谁能扛得住。

珍惜这几张醉酒的韩沉,以后都不会有了。

 


过零点更新【BY48捉妖系】26章


凌晨更一篇,明天下午八点更一篇。



小主溜了,小副苏醒。


小副醋浪滔天。


大神腰倒霉了。




啊啊啊啊,姐妹们,新白菜来了,该动笔的动笔,燥起来。



这颗白菜有点胖。。。



是冬天的原因?